懷念舊版
01
教育部黨史學習教育高校第一巡迴指導組來我校調研指導
02
黨史學習教育官網報道我校紮實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經驗做
03
北京交通大學土建學院發展諮詢委員會成立

師者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交大人物 > 師者

時間:2021-04-29 來源:外聯處 作者:

趙耀:理想之魂,現實之風

127B7

[編者按]北京交通大學數字媒體信息處理研究中心肇始於1998年,2012年入選教育部“創新團隊發展計劃”。該中心現有教師12人,博、碩士研究生100餘人。其中教授8人,副教授3人,包括長江學者特聘教授1人,國家傑出青年獲得者1人,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入選者2人,北京市科技新星3人。該中心的研究領域為數字媒體信息處理,研究方向主要包括圖像/視頻編碼與傳輸、數字水印與數字取證、媒體內容分析與理解等。

數字媒體信息處理研究中心緊跟媒體處理研究的國際前沿,承擔了973、863、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國際合作等重要課題,相關成果發表在IEEE Trans.on IP、IEEE Trans.on CSVT等國際重要刊物,獲得了北京市科學技術獎一等獎、教育部自然科學獎二等獎、中國圖象圖形學學會科學技術獎一等獎等獎勵。本中心同時也是高層次人才的培養基地,所培養的博士生曾獲北京市優秀博士論文獎、計算機學會優秀博士論文獎、中國電子學會優秀博士學位論文獎、北京交通大學優秀博士論文獎。

近年來,北京交通大學信息科學研究所通過大力加強人才培養使科研實力大大增強。尤其可貴的是年輕學術骨幹迅速成長,目前教師隊伍中具有博士學位的年輕教師已經成為教師隊伍的主流,他們擔當科研教學的重任,成為研究所能夠持續發展的可靠保證。我們有幸採訪到趙耀教授、白慧慧教授、韋世奎教授,通過他們的講述,我們開始瞭解這個載譽無數的團隊。

趙耀:理想之魂,現實之風

趙耀,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國家傑出青年獲得者、入選國家百千萬人才工程、第七屆“信息與通信工程學科”國務院學科評議組成員、博士生導師,現任北京交通大學信息科學研究所所長,“現代信息科學與網絡技術”北京市重點實驗室主任,北京交通大學學位委員會委員,北京交通大學計算機與信息技術學院教授會主席,學位委員會主席,曾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第十一屆、第十二屆評審組專家,863評審專家庫專家。1996年獲北京交通大學工學博士學位並留所工作。所帶領的“數字媒體信息處理”團隊入選教育部“創新團隊支持計劃”和科技部“重點領域創新團隊”。

北京交通大學信息科學研究所始建於1978年,是我國高校第一個成立的專門從事信息科學技術研究並以“信息科學”命名的專業研究所,是北京交通大學第一個經鐵道部批准成立的專門科研機構。在信息科學領域終走在前沿的趙耀,保持着對學術的熱情與嚴謹,帶領着這個優秀的團隊朝世界頂尖的方向邁出了堅實的步伐。

求師問學,結緣交大

趙耀與交大的緣分始於對袁保宗教授的仰慕。袁保宗是信號與信息處理專家,曾任北京交通大學教授及信息科學研究所首任所長、電子工程與信息技術學院院長。趙耀在研究生時期常常在文獻中看見袁保宗這個名字,當時的袁保宗是信號處理學會的會長,在學界享有盛譽,這對於信號與信息處理專業的學子具有莫大的吸引力,趙耀義無反顧地報考了袁保宗的博士。

求學的過程緊張而充實。趙耀博士期間的研究方向是壓縮編碼,這門學科在當時的國內環境下幾乎是全新的,學習過程中難免遇到難關,在完全沒有源碼和基本平台的情況下,趙耀幾乎是從零開始。那段時間,為了在研究方向上有突破,趙耀常常在學校小樹林一轉就是一個晚上,直到有了靈感。也因此,趙耀常常鼓勵學生,在學業進入瓶頸期、靈感匱乏之時,應當先去停下來思考,再進行實踐。

緊張的學術生活對從事自己熱愛的事業的趙耀來説,有着別樣的快樂。業餘時間裏,趙耀和同學們也會有一些小小的課餘活動來緩解學業的壓力。“當時整個的博士班裏頭,人比較少,大家相互之間都熟悉。我們常常一起唱歌、一起做飯,想起來還是覺得挺快樂。給我們的博士生活增加了不少樂趣”,趙耀説。這羣普通卻不平凡的交大學子們,在民謠的吉他聲裏暢想着未來。

袁保宗的風格深深地影響了趙耀。到現在為止,袁保宗還經常會給趙耀發一些國際前沿文獻。這一點也對趙耀以至於整個信息所的研究方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信息所至今一直以來緊跟國際前沿和時代步伐,不斷有年輕血液注入。

袁保宗對趙耀另一個重大的影響就是在教學風格方面,這一點在整個信息所也一脈相承:“我們的要求要高一些,不是説你達到了學校的標準就一定能畢業,我們有自己的標準,我們也相信這個標準對你將來是有好處的。”趙耀的招生標準更着重於學生的創造力與基礎能力,而且要求學生志存高遠,擁有理想和情懷。在這樣的高標準嚴要求的保障下,信息所培養出了一代又一代優秀的交大人。

EE30

醉心科研,孜孜不倦

趙耀畢業後的第一個課題只有640塊的經費。“我們正好有一篇論文,被《電子學報》錄用了,得到了640元的版面費,以支票的方式給我,因此,我在學校有了第一個課題。”這640塊成為了趙耀漫漫科研路的開端,令他至今記憶深刻。

條件的艱苦不止在於課題的艱難,硬件設備也是個大難題。“當時只有一個破舊的打印機,打印機的針都是壞的,我們自己也沒錢買打印機,就跑到中關村去自己買針自己修,修好了就靠這個去看文獻,去找資料。”趙耀就這樣一步一步積累出了累累碩果。曾經經歷的困難,趙耀已經可以坦然面對,而在未來的科研路上,他和信息所的團隊夥伴也早已做好了繼續攻克一個個難關的準備。

一直以來信息所都着重於世界前沿的研究項目,而卓越的戰略眼光就成為了這個團隊成員的必備能力。在和企業合作的落地項目中,比較常見的就有圖像與信號處理分析,它的應用領域十分廣泛,比如5G和圖影像傳輸等等,而這個項目在1998年信息所就已經開始涉及了。

人工智能是非常廣泛的概念。人的智能體現在通過眼睛和耳朵去接觸外面的世界,趙耀要做的事情就是怎麼讓計算機能夠理解他看到的世界,這實際上是人工智能非常重要的一個分支。

天才就是99%的努力加1%的靈感。在旁人眼裏,從讀書開始趙耀就處在一個勤奮的狀態,在進入了自己熱愛的科研領域後,他依舊從未懈怠。“早起就來辦公室,然後12:00回去吃午飯,短暫休息後,就又回到辦公室。”趙耀的一天依然維持着規律而充實的狀態,這種習慣的養成要得益於趙耀本人的踏實肯幹,而這也正是趙耀成功的“祕訣”。

組建團隊,未來可期

提起趙耀,就不得不提起他的另一層身份:北京交通大學信息科學研究所所長。一開始,趙耀的科研團隊只有他和來自中科院自動化所的朱振峯兩人,“一個小團隊,慢慢地變成了教育部的創新團隊,接着又發展成學校第一個入選科技部的重點領域的創新團隊,成為國家級創新團隊。”趙耀充滿感慨地説。

趙耀形容這個團隊的詞彙最常用的就是“專業”、“合作”與“實幹”。

在全國多如牛毛的項目申請過程中,在和清華北大這樣的著名高校以及中國科學院國家隊的激烈競爭中,趙耀帶領的數字媒體信息處理研究中心先後獲得了中國圖象圖形學學會科學技術一等獎、北京市科學技術獎一等獎。而團隊成員中有長江學者、傑出青年,萬人計劃,兩位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北京市傑出青年基金獲得者和三位北京市科技新星。年輕的學術骨幹和經驗豐富的學術大牛匯聚一起,共同探索、成長。

對於趙耀來説,拿到北京市的科學技術獎一等獎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因為這個獎要比其他省級獎項的競爭更加激烈:“當時我們主要完成的工作是借用人的視覺特點來實現圖像視頻的壓縮編碼,結合人眼對於圖像視頻的視覺特點,人眼對有些區域可能看不見或者不敏感,通過這種方式把它們去掉,從而大大增強了圖像視頻的壓縮效率。”這樣前沿而頗具現實意義的項目,自然在評比中收到了專家的一致肯定。

拿到中國圖象圖形學會自然科學獎的一等獎,是這個團隊的另一項成就。該團隊研究的圖像分割技術,應用於無人車等人工智能對於外界的觀察時對背景中運動物體的切割,這項工作在世界範圍內得到了廣泛的認可,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力。

“我們的很多的課題都是團隊共同申請,一起完成,一起使用經費,一起共享成果。因此,我們是一個非常和諧的團隊。”趙耀説。團隊這個概念,在大家一次次的討論中逐漸清晰,這個科研團隊充分發揮了團隊合作的互補性,成功地達成了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提及這個團隊最大的特色,趙耀沉吟片刻:“我覺得是比較實幹,比較低調。信息所的科研工作者和學生,都遵循高標準、嚴要求,以高質量去幹真事、去幹實事。不糊弄、認認真真地去做每一件事。”這是信息所獨特的團隊文化,更是整個交大的“知行”文化。

對於這個在國內已經稱得上站在學術頂尖的團隊,拿到國家級的重點領域創新團隊既是一個里程碑式的節點,更是下一段路程的開始。除了對於團隊個人成員的不斷提升,趙耀更希望科研成果可以更多地應用於實際、落地,能夠在國際上有自己的地位。

而這些期許也和趙耀心中的交大精神不謀而合:“我覺得‘知行’這兩個字還是挺能反映交大精神,‘知’和‘行’如何有機結合。比如;一部分人基礎研究做得比較高,但是我們也需要行業應用,這兩者之間怎麼能夠結合起來,就是我們校訓的精神。我們學校應該不僅僅是一個行業性的學校,也應該站在世界的前沿參加相關的世界行業,在世界的學術舞台上也有我們自己一些研究的影響力的一些成果。”

因此,趙耀一直致力於推動科研項目和企業的合作,剛剛完成的與華為公司的合作就是其中之一。雖然受到了疫情的影響,但依然按照合同穩步推進,最終順利完成研究成果的轉化。這一直是趙耀想做的事情,他也期待未來對接校友企業的更多需求、達成與交大人的合作。

在被問及信息所未來的規劃時,趙耀簡潔又堅定道,“要頂天,也要立地。”既有戰略的眼光,更要有戰術上的踏實。百折不撓,腳踏實地,敢闖敢拼——這就是“知行”兩字帶給趙耀的精神財富。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